Uncategorized

女人陷入“亞偷情”危險

2019年04月16日 公開 回應 0 累計瀏覽次數 908

女人陷入“亞偷情”危險


  任何偷情都不是一步到位的。有的過程很復雜,有的過程很簡單,但都有過程。亞偷情,就像一隻徘徊於激情門外的幽靈,在門外轉來轉去,想敲門還沒敲響,欲敲又止;想推門還沒推開,欲推又停。但精神(感情)已進入偷情的路口。隨著中國城市曖昧文化的興起,亞偷情這一說法開始漸漸深入人心。當然,與真正偷情不同的是,亞偷情相對來說是一種純精神的偷情,彼此之間不會發生任何肉體上的關系,或者類似於早先的藍顏或者紅顏的說法。 這種無性外遇在當今世人情感世界日益混亂,內心遭遇日益窘迫的時候,如春風一般進入世人的眼界,而日益發達的通訊手段和工具的出現,更將這種純精神的無性之偷進一步推進瞭這種亞偷情的普及和推廣。亞偷情似乎已經達到瞭這樣一種境界,似乎要偷瞭,卻又保持著不偷的境界。這種境界實質是非常微妙的,徘徊在曖昧面前,隻要往前一步,就直接進入偷情的行列。 如何看待這種無性之偷?先說偷情,對於偷情者,從倫理學和道德方面來看,即使這個人的本意並不是破壞對方的傢庭,使對方的傢庭倫理關系在形式上依然保持瞭完整,但事實上,已經對對方傢庭感情的真實性造成瞭沖擊,但對於亞偷情者,如果參與亞偷情的兩個異性感情很親密,對方的傢庭關系又維系得很好,這種情況也可能存在,似乎也不能說是不道德的。但僅僅是似乎而已,事實上,誰知道這種亞偷情會發展到什麼地步,又有多少丈夫和妻子,允許自己的妻子和丈夫背著自己在外頭進行著與偷情沾邊的事情呢?亞偷情的參照物是什麼呢?似乎的確是偏向偷情,也許下一步就實現真正的偷情瞭。因為在精神上已經出軌瞭,冬天來瞭,春天還會遠嗎?但這種偷情並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偷情,至少在身體上,還屬於自己的愛人。 為什麼要偷情?一是因為缺少性,二則缺少關愛,也就是情。亞偷情,無怪乎逃不開一個情字,情隻一字,包含的內容甚至用無數個字都無法清楚的表明這種意義所在。一旦缺瞭情,譬如說缺少愛人的關愛,於是在壓抑許久之後,便想找一個人來愛,這似乎是人之常情,人畢竟是情感的動物,雖然有時候經常說必須用理智來對待問題。但很多時候,理智這種東西說起來有點空洞。有市場,就會有需求,一樣的道理,有缺憾,就會想辦法彌補。為什麼僅僅停留在表面,也就是僅僅在精神上出軌呢?這裡其實可能會有很多種原因。首先可能是想實現本質的轉變,但可能因為某些因素,沒能實現最後的突破,所以在概念的界定上隻能算作為亞偷情。其次,的確不想突破最後的防線,因為心裡多多少少還殘存著理智,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可能的另一個人的妻子,或者丈夫。一旦真正突破最後的禁區,有可能自己會陷入一種萬劫不復的境地,所有現有的一切都將有可能一去不復返,對於一個地位穩固,傢庭穩固的人來說,冒這麼大的險,的確很難。 一個尋求亞偷情的人,一般隻是在心理上尋求一種平衡,一種愛的平衡,或許在婚姻裡缺少瞭愛,於是轉而向婚姻之外的男人或者女人尋求關愛。如果婚姻裡不缺少愛的話,或許他們都會牢牢的恪守著自己的婚姻城堡,但這僅僅是假設而已,事實是,的確發生瞭亞偷情。如果說婚姻中的男女過得很幸福,傢庭很穩定,愛情很美好,或許這些所謂的亞偷情便不會存在瞭。作為以生活和情感模式相融合而成的婚姻生活,其存在,最主要的依據是彼此對於感情、責任和倫理道德所賴以存在的良心,婚姻的經營更多的是依靠兩個人共同的行為。一樁美好的婚姻其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或者說有些可遇而不可求,錢鐘書先生在《圍城》中更是將婚姻比喻成一座圍城,城外的人想沖進去,而城裡的人卻日夜思索著如何出城,當然,這種說法並不在完全意義上成立。 一個人的發展就是一個不斷發現問題,解決問題的過程,對待婚姻也是一樣。婚姻需要一個細心經營的過程,兩個在一起生活的人需要互相熟悉對方,理解對方,關愛對方。婚姻沒有小事,婚姻也沒有大事,這是一句富有這裡的言語。所以,必須要有足夠的準備,足夠的信心,和足夠的精力去勇敢的對待婚姻。 如果真正將婚姻經營妥當的話,試想,還會出現亞偷情的現象嗎?當一個男人,或者女人把自己全部的精力花在自己或者妻子,或者丈夫,還有孩子和老人的時候,還有那份閑心和精力去亞偷情嗎?所以說,女人陷入亞偷情是危險的,最終受傷最深的還是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