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ncategorized

全職太太 別讓怨氣毀幸福

2018年11月06日 公開 回應 0 累計瀏覽次數 840

  全職太太,別讓你的怨氣毀瞭幸福 佳玲走進咨詢中心的時候,完全感覺不出是一個赴約的來訪者,倒像是逛街途中偶然走進來的參觀者,閑散中透著一絲煩躁。 你好,有什麼我可以幫你的嗎?像往常一樣,我先開口。 然而,佳玲目光隨意掃過咨詢室的掛鐘、茶幾上的花瓶,牽動嘴角笑瞭一下:啊,沒有。就是反正也沒什麼事,覺得心理咨詢挺有意思的,就過來聊聊。 到目前,佳玲都給我一種浮油的感覺,沒有質感,也沒有根基,薄薄的一層漫無目的地浮著。 在咨詢中,並不是每一個來訪者都能一開始就明晰自己的咨詢目的,能清楚地述說自己的經歷。於是,我準備用精神分析中的自由聯想技術,引導佳玲逐步走進自己的心靈,因為任何一個人,就算是再空閑,也絕不會無緣無故走進心理咨詢室。隻是佳玲現在還沒有覺察到自己潛意識中的求助動機。 全職太太,讓她與丈夫反目成仇 那我們就隨便聊聊,你想和我聊什麼呢? 佳玲沒有說話,她無意識地摳著手指,微微撅著嘴,隨後嘆瞭口氣:我的生活挺好的,沒什麼可聊的。 哦,我們不一定非要聊什麼問題、事件,比如隨意的,你的生活,都可以談談啊。 我的生活太簡單瞭,兩句話就能說清楚。洗衣做飯、照顧孩子老人,這就是我的生活。 聽她這樣說,我大概猜到佳玲很可能是一個全職太太,於是向她求證。 佳玲冷笑一聲:什麼全職太太啊,就是一個閑人、廢人。隻是這簡單的一句話,濃濃的無奈和深深的絕望瞬間將這個正值盛年、成熟魅力的女人淹沒瞭。 原來,在辭職回傢之前,佳玲本是一傢大型公司的公關主管,事業有成。5年前結識瞭丈夫志鵬,兩人幾乎立刻陷入瞭熱戀,僅僅半年之後,就相攜步入瞭婚姻的殿堂。一年之後,佳玲懷孕瞭。 做公關工作的佳玲不僅工作時間極不穩定,出外應酬還時常會碰到勸酒的情況,這對懷瞭寶寶的佳玲都是不利的。於是,在一個溫馨的夜晚,志鵬把佳玲擁在懷裡:佳玲,看到你這麼辛苦我很心疼,不如你回傢來專心生寶寶,咱們傢有我的收入也足夠好好過日子瞭,你說呢? 從此佳玲過上瞭全職太太的生活。一開始這種自由、輕松的生活,確實讓佳玲體會到濃厚的幸福,加上寶寶降生,佳玲可以說忙得焦頭爛額。直到兩年前,寶寶也不那麼熬人瞭,加上婆婆住過來分擔瞭很多傢務,佳玲變得空前悠閑起來。 這種悠閑漸漸成瞭負擔,成瞭折磨。 整天待在傢裡,佳玲從早到晚不梳頭,有的時候臉也不洗,對什麼都提不起精神來。每天穿得邋裡邋遢地買菜做飯,志鵬的事業越來越忙,常常不回傢吃飯,這時佳玲就隻給女兒做一點兒,自己幹脆連飯也省瞭。以前精心購置的時裝,壓在瞭箱底。有時朋友問起,她便反問人傢:沒事穿什麼穿,穿瞭給誰看啊? 隨著我們多次咨詢越來越深入的瞭解,我發現其實更加令佳玲深感絕望的是她與丈夫志鵬的關系。 現在我們見面也沒什麼話說。他回傢吃晚飯,問問女兒的情況,就會跑進書房裡,不是看報紙,就是上網關心生意。我對他來說,還不如傢裡新添的古董櫃能吸引眼球。 而且有一天,我發現心裡在恨他。回想起來,是他讓我回傢,讓我陷入痛苦生活,真正的罪魁禍首就是他。他想把我關在傢裡,他想徹底毀瞭我! 說到這裡,佳玲已經非常憤怒,我清楚這些憤怒是她長期壓抑生活積累下來的。雖然她現在把這些憤怒統統指向瞭丈夫是不合理的,但我必須首先幫助她疏解這些傷害性情緒,才能繼續引領她理智地面對情緒背後的真相。 在這裡,有兩點是非常重要的:疏解情緒必須帶有足夠強度的現實感,而不是讓情緒帶領我們回到過去重復傷害;同時,不加控制的情緒發泄會引起腦部相應組織的器質性損傷,因此,發泄情緒也必須有合宜的方法,有控制地進行。 因此,我和佳玲面對面站立在咨詢室裡,四肢擺成猩猩一樣的造型,慢慢地蹲下身體,雙手在兩腳中間抱球,把心中的憤怒想象成激烈燃燒的火球,把憤怒火球抱在手中,把它緩緩從身體底部,也就是心靈最深處,漸漸舉到胸部、頸部、喉口,伴隨著大聲有力的喊叫,將憤怒的火球噴出口來。如此反復進行,全程一定要睜開雙眼,不斷提醒自己是在現實中進行發泄治療,而非過往事件的反復傷害。 經過這樣的行為治療之後,佳玲一方面軀體上感受到濃重的疲倦,一方面心裡卻異常的輕松,仿佛負重而行的人突然將包袱扔在瞭地上。 情緒處理之後,再一次開始咨詢,佳玲主動開始瞭對過往事件的重新再認:現在冷靜回想起來,當我意識到恨他的時候,心裡其實已有一瞬間的輕松感,這裡面很大一部分是我把無能感、埋怨、痛苦等等指向瞭他,好像通過恨他,我就不那麼討厭自己瞭,就變得輕松一些瞭。 我對佳玲的變化感到由衷的高興,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咨詢,她已經能夠對自己的內心及時地產生覺察。並且在不久後,帶領志鵬走進瞭我的咨詢室。 畢業自名牌大學的志鵬,還保持著一身的書生氣息。坐在我的對面,志鵬也說出瞭他的心靈歷程: 傢有閑妻,讓他如臨大敵 最初的日子,一回傢就能看到妻子的笑臉,能吃上熱乎乎的飯菜,加上天使一樣的女兒降生,志鵬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瞭。 然而,隨著時間的推移,志鵬漸漸覺得傢裡不對勁起來。妻子變得要麼懶懶散散,無精打采,要麼就暴躁不安,找茬和自己吵架。這些他都可以忍,直到有一天,他意識到佳玲變成瞭一個無理取鬧、光彩盡失,用怨恨的眼光看著自己的陌生女人。不得不承認的是,在志鵬的心中,他也不知不覺地一點點把佳玲推到瞭生活的角落,像一件過時的擺設,最好眼不見心不煩。 失掉瞭溫馨的傢庭,志鵬變得盡量找事由,去飯店、去酒吧、去卡拉OK,總之就是不想回傢。 這樣的生活,成瞭兩個人的折磨。 我知道她恨我,孩子長大一點之後,她有兩次提出想出外繼續工作,我都沒同意,所以後來,她一有什麼不痛快,就拿我和孩子撒氣。尤其是對孩子,我最不能忍受,常常吵得不可開交。 可是,這樣的爭吵也同樣會傷害孩子的,不是嗎? 是啊,我真是束手無策啊! 那當初,你又是因為什麼樣的想法,不同意佳玲繼續工作的呢? 志鵬想都沒想,直接告訴我:他完全養得起老婆。我笑瞭笑,當他這樣說的時候,真可以說是滿臉光彩。人的大部分行為都有心理動機,要滿足自身心理需要的。我講給志鵬聽,要他好好回歸自己的內心去體會一下,自己真正這麼決定的原因。 許久,連志鵬都對自己的答案感到驚訝:結婚之初,他們倆可說是郎才女貌,佳玲在事業上毫不遜色。然而,當佳玲回到傢中,志鵬成瞭傢庭的支柱,這充分讓他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和控制感,一傢之主的感覺簡直讓他陶醉瞭。因此,面對妻子的要求,志鵬毫不猶豫地拒絕瞭。 認識到這些內心的真實想法後,志鵬不再像以往那樣反感佳玲瞭。然而,到底該如何補救兩人的關系呢?在我的建議下,我們決定做一次傢庭治療,來幫助他們協調關系,重建傢庭。 為你的生活上色,做幸福生活主宰 其實經歷瞭多次單獨咨詢,兩個人都已經有瞭很多感受和改變,但要如何重新打開溝通的大門,作為成年人的他們,確實有一定的心理障礙。 因此,我決定還是使用遊戲治療中的色彩情緒療法,幫助他們跨越尷尬,重建溝通模式。色彩情緒療法是一組促進情感溝通與表達的遊戲,運用在有表達障礙的孩子,以及存在溝通障礙的關系協調上,是一組簡單易行、頗具療效的遊戲療法。保持一顆童心,幸福就會變得簡單,不是嗎? 根據遊戲設計,首先我準備瞭紙和各種顏色的筆以及與彩筆顏色配套的小棍。整個遊戲也需要由低到高漸進進行。 第一步,我講解瞭不同顏色的心理附義:黃色代表高興,藍色代表悲傷,白色代表恐懼,紅色代表憤怒,褐色代表無聊,橘色代表興奮,綠色代表怨恨,黑色代表極度悲傷,紫色代表暴怒,灰色代表抑鬱。並且要求兩個人花幾分鐘時間建立這種情緒與顏色的連接。 之後,我取出由這9種顏色構成的27根小棍。為瞭打破成人的角色控制,我帶領他們做瞭幾次熱身遊戲。在這個環節,他們中需要選出一個人隨意地將所有小棍扔在地上,這時,有的小棍會散落在周圍,有的則會互相支撐交叉在一起。 遊戲的要求是:在不觸動其他小棍的前提下,遊戲者交替取走小棍,並同時說出該顏色小棍代表的情緒是什麼,說正確的就可贏得這根小棍,否則將小棍輸給對方,最終以獲得小棍的數量來判斷輸贏。 佳玲和志鵬開始還坐在椅子上,斯斯文文按部就班地進行,而志鵬在輸瞭幾次之後,幹脆挪到瞭地毯上,坐在小棍旁邊,十分認真小心地挪動木棍。佳玲見狀也不甘示弱,擠瞭上來,兩個人一臉興奮,互不相讓,像孩子一樣大聲叫著,我在一旁忍不住笑瞭起來:在無數次充滿瞭喜怒哀樂的咨詢中,遊戲總是勝利的。 當兩個人都能夠自由地沉浸在遊戲帶來的快樂中時,我們正式進入瞭治療性遊戲過程:再一次將小棍扔做一堆,同樣的程序,隻是這次不僅需要說出小棍對應的情緒,還需要說一件與這個情緒密切相關的夫妻間的事件。重要的是,在述說事件的過程中以我表達為主,如果出現你的指責性表述,則判為失敗。同時,在一方描述時,另一方要仔細聆聽,最終要根據聽到的內容,完成一項任務。 佳玲首先拾起的是黃色的小棍:黃色代表高興。我還記得我們剛結婚的時候,有一次我特別想吃小雞燉蘑菇,那是我的傢鄉菜,結果,他就打著長途,讓我媽指導著他做給我吃,我當時特別特別的高興。 志鵬嘿嘿一笑,看來他對這件事也挺得意的。接著,志鵬拿起瞭紅色的小棍:紅色代表憤怒。我現在比較能夠面對我的憤怒瞭,前段日子,她心情不好就拿孩子出氣,我就特別憤怒…… 等一下,志鵬,我的要求是要說‘我’怎樣瞭,你可以說‘你看到她做瞭……因此,你感到……’明白嗎?這裡是一個表達我的過程,我們暫停評判與指責。 志鵬點頭的同時,我觀察到佳玲也似乎放松瞭一些,志鵬提到的事看來確實令她很有壓力。志鵬想瞭想繼續說:我看到佳玲因為自己情緒不好,就沖女兒發火,我當時覺得對孩子造成瞭傷害,因此心中感到很憤怒。 這裡邊父親的憤怒和丈夫的憤怒都有,是嗎? 志鵬點點頭。 接下來,佳玲選擇瞭白色的木棍:白色代表恐懼。兩年前突然有一天早上我睜開眼,意識到這又是無所事事的一天,當時就覺得自己身陷在一片沼澤地裡,馬上就要被吸進地心。但是大腦一片空白,沒有聲音,沒有溫度,什麼都沒有,空白的恐懼。說到這兒連佳玲的聲音都開始有一種漂浮的空曠感。志鵬其實一直盯著佳玲,這時,完全是下意識的,他默默地握住瞭妻子的手,然後才仿佛有點驚詫自己的行為。不過,佳玲已經緊緊抓住瞭他的手:我突然變得什麼也不是,不被需要,不被重視,沒有價值。真的好害怕人生就這樣結束掉! 志鵬也選擇瞭恐懼的木棍,他是這樣說的:當佳玲成為我的依附,我體會到從未有過的成就感,頂天立地的力量感。因此,當她提出要重新工作的時候,我覺得自己好不容易爭得的地位受到瞭威脅,那一瞬間的恐懼,很難形容。被這種恐懼帶來的擔心影響,我毫不猶豫地拒絕瞭她去上班的要求…… 看到志鵬臉上痛苦的表情,佳玲忍不住大聲截斷志鵬:傻瓜,你永遠是我最好的老公!我最踏實的依靠啊! 遊戲仍然在繼續,夾雜著五彩繽紛,述說著喜怒哀樂,感情正重新流淌起來,愛就在這裡重生。最後,我要求他們用今天聽到的故事一起畫一幅畫,每個人要選擇另一個人手中小棍的顏色,想著另一個人講述的心情。令人欣慰的是,在這幅心靈的圖畫上,所有的顏色與情感都化作瞭一座美麗的繽紛的彩虹。 半個月後,佳玲給我發瞭一個短信,說她和志鵬正在外地旅遊,她決定繼續努力嘗試做好全職太太。這一次,要充滿動力地去生活,用自己的智慧和創造,做幸福生活的CEO。 專傢的話: 1.隨著越來越多的全職太太走到大眾的視野裡,關於全職太太的討論有愈演愈烈之勢。其實,是否選擇成為全職太太,既是妻子的重大選擇,同時也是丈夫的重大選擇。首先就是這個選擇必須由雙方共同決定,這一決定意味著雙方將共同承擔接下來的生活。 2.每一個做出瞭全職太太選擇的傢庭都必須意識到,之後的生活絕不會是一帆風順的,每一個傢庭都會經歷下面的幾個階段:甜蜜期、幻滅期、掙紮期、穩定期。區別在於這幾個階段所持續的時間,以及整個傢庭是否能夠順利度過。 這幾個階段的遞進關系正如圖所示: 當我們能夠有意識地進行調節和適應,甜蜜的波峰與幻滅的波谷就不至於落差太大,而導致最終的分崩離析。 3.全職太太傢庭可能會遇到的基本問題及對策。 A評價體系失衡:作為社會職能人的評價體系不再適用於全職太太,其自身及傢人均應重建以全職太太為職業核心的評價體系。意識到全職太太也是一種職業,它同樣具有價值,應該受到全傢人的尊重。 B個人體系失衡:不再有獨立的生活主題、獨立的經濟基礎、獨立的個人時間,一切都被傢庭占據。因此,在意識到全職太太也是一種職業的同時,就必須選擇好職業之外的業餘生活,如:足夠的人際交往,足夠的個人關愛時間、空間等,以滋養自己,最終惠及傢庭。 C情感體系失衡: 很多全職太太受失去獨立的影響,覺得自己成瞭丈夫和傢庭的附屬品,是單純的享受者,因此在情感上也淪為瞭被動方。這種非自然的壓抑,時間一久,就會形成焦慮、抑鬱、無理取鬧,其實,不過是妻子內心對情感附屬地位的抗議和不滿。相應的,丈夫也會產生過分膨脹的心理主導地位,覺得自己是一傢之主、獨攬大權,焦躁和名實不符的空虛,也會使丈夫陷入情感危機。因此,夫妻雙方都應意識到,和諧才是幸福的基礎,必須經過雙方智慧的打造,重新調整情感關系,重建平衡的溝通模式。